寒塘

【双花】缘浅

     “诶你知道吗,张佳乐退役了!”
     孙哲平走在街上听到身边的路人这样说。他脚步一顿,抬起头看着路边的大屏幕。
     退役了……?
     孙哲平回到家打开电视,熟练地找到电竞频道,果然,张佳乐退役的消息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     他盯着屏幕上那个人。他瘦了,也憔悴了很多。刘海几乎要扎到眼睛里,他的眼睛很深,但是里面几乎要溢出来的全是忧伤。
     像一片汪洋,但轻易就能把人淹没。
     他过得不好吧。
     自从他们分手以后,张佳乐每次出现,都是这样。只不过这次尤其明显而已。
     你这个样子,让我怎么放心?
     其实一开始他退役的时候,他们没有分手,孙哲平也没有马上离开。张佳乐每天小心翼翼地避开关于他左手的话题,而孙哲平不得不假装,掩盖内心的愤怒和痛苦。
      他们就是爱得太小心,所以拉远了距离。
      其实那时候,并不是难以接受的,对吧。只是一个太害怕对方伤心,一个太害怕拖了对方的后腿。于是越退越远,逐渐不复当初。
      “乐乐,”那天孙哲平终于下定决心,猛地灌了一口酒,“我们,算了吧。”
     “我下周回北京,你也不用送了。就这样吧。”
     他一仰头,苦涩的液体顺着喉咙滑进胃里,还咕嘟咕嘟翻腾着。孙哲平记不清楚后来张佳乐说了什么,只记得他平静地扶起自己。
     “你不要多喝酒。”他说。
     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自己的出租屋里了,而张佳乐不见踪影。一直到他离开,都没有再见过他。
     后来他回了北京,也坚持着练着荣耀,坚持着看联赛,坚持着看张佳乐的报道。看他一点一点凝重起来,瘦下去。
     但是他没有后悔过。他做的决定,就不会回头。他彻底切断了和过去所有人的联系,像人间蒸发一样彻底消失在了张佳乐的世界里。
      哪怕再痛也没有想过后悔。
      “乐乐?”他回过神来时,已经拨通了张佳乐的电话。那头一听他的声音,立刻沉默下来。
     孙哲平少有的犹豫了一下,但最后还是开口:“你……退役了?”
 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  “真的甘心吗?”他脱口而出,“你的冠军呢?不要了吗?你就甘心这样,以失败告终?”
     “我累了,我……”张佳乐这样说。
     “我知道。”孙哲平打断他,“可是你会后悔的乐乐。”
     “……”那头又归于寂静,只听到规律而轻浅的呼吸声。
     “你不要对不起自己。”孙哲平说完就挂了电话。他能做的,只是这些。既然已经不能继续他们的爱情,他就一定要看到他的梦想成真。
     否则他们一起度过的那些夏天,一起走过的街头巷尾,一起看过的风景,都会成为他最痛苦又最甜蜜的回忆,忘记不能,却也回想不得。
     总有一天,他们会看淡,因为没有什么感情是忘不掉的,放不下的。光阴很长,他们有下半辈子的时间来遗忘。到那时候,他们可以平静地回忆往昔,一起话当年。
     不过是因为,淡泊了而已。
     向来缘浅,奈何情深。只是没有人能深情一辈子。总有那么一天,他们会成为真正的挚友,没有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绪。

扩列

占tag致歉
这里许以文,求扩列啊
主皮吴羽策,张佳乐
想求一个李轩!爱您们!

【周叶#江苏高考题】无需多言

一发完结√超短的
已交往设定√
       12:00
        刚刚拍完广告的周泽楷内心是崩溃的。虽说为了保持身材他的食量是有控制的,但是他现在真的好饿。
      不知道食堂里还有没有他想吃的菜了。
      他大步走到食堂,然后发现还剩一个清炒西兰花。
      和他从来不吃的芹菜。
      他皱着眉,好吧,西兰花也是菜。自己也是吃花的小仙……子?
     可是他真的不想吃……
     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。周泽楷回头,发现居然是叶修。他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。
     退役以后叶修就搬到s市来住,但是以叶修能不出门就不出门的个性,要他来一趟轮回实在很难。
     况且,他手里还拎着便当盒。
    周泽楷眨眨眼睛。
    “小周没吃饭呢吧?”
    周泽楷点点头。
    “快吃,我特地给你带的啊。”
    周泽楷结果便当盒,在空桌子边坐下。他歪着头看叶修。
     “前几天听你喊饿,昨天看到你安排表上今天有广告,估计又吃不上饭,就来看看了。快吃啊,吃完我回去。”叶修解释。
     周泽楷笑,是那种叶修一眼就抵抗不了的笑。眼睛弯起来特别好看的弧度,形状完美的嘴唇也勾起来,不是拍广告的时候那种笑,是对着叶修的笑。呆毛翘起来了哦小周。
     我们无需多言,就知道对方有多喜欢自己。